• 永利游戏网站
中国女拳手被评气质美女 称女拳王头衔不值钱(图)

中国女拳手被评气质美女 称女拳王头衔不值钱(图)

中国女拳手被评气质美女称女拳王头衔不值钱(图) 金诗(右)与程靖看起来更像模特。 金诗在米歇尔的拳馆训练。

  中国美女拳手为未来而奔波打拼

  上海街头,天色渐暗,金诗与程靖跟着她们的教练田东正赶赴一个饭局,来自青岛的一个老板要与田东商谈拳击比赛的合作事宜,田东拉上自己两位弟子,在见完台湾过来的拳击界人物,商定了将于8月初赴台进行女子职业拳击表演后,又借此机会向国内的商界“推销”这两位“拳击美女”。之前,田东请人为几位长得漂亮的女拳手都拍了艺术照。“你看她们这些艺术照片,跟模特似的,能想到她们会是拳手吗?如果不是认识她们的熟人,没有一个会想到她们是打拳的。”这一次在上海街头,被自己两位漂亮的弟子左右挽住手臂的田东美滋滋地对本报记者说: “你现在再看她俩,两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不也跟艺术照差不太多吗?”

  ■ 本专题撰文/摄影:

  特派记者 施绍宗

  她们的形象

  换上高跟鞋就是气质美女

  被女队员亲切地称为“老爹”的宁波拳击女队教练田东,为自己的一大帮队员的出路可没少费心。这次,田东从宁波带来队员兼助理教练的程靖,与在上海跟米歇尔训练的金诗会合,除了饭局,其中一个“节目”是出席观摩“上海拳击之夜”。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拳击比赛,又被称为“白领拳击赛”的比赛,实际上更像一个派对。为此,田东叮嘱两位拳击美女,要穿高跟鞋,要化妆,好好地打扮一下。金诗很不情愿地穿上了高跟鞋,但怎么也不肯穿裙子,说自己不适合。事实上,高跟鞋就够她受的了,一路上崴了好几次脚,也难怪,28岁的金诗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倒是1.63米的程靖穿裙子与高跟鞋都没问题。比美丽更吸引人的是程靖的性格气质,脱下运动服换上时装,再略施粉黛,谁也难以相信她是一位拳击手,在拳台上以敢打敢拼出拳密集著称。

  许多外国人在上海工作之余需要运动健身,也因此形成了自己的圈子。米歇尔与一位朋友来到上海办起了一间以健身为主的拳馆,这些在上海的外国人成为了她的客户。今年4月4日,“上海拳击之夜”上演,这是外国人办的一场慈善拳击比赛,拳手、裁判、现场观众,几乎全是外国白领。

  她们的处境

  男女拳王有天壤之别

  在“上海拳击之夜”这种场合,总会云集拳击界的各路人物,其中有一些是在寻找机会,譬如田东。田东一直在寻找各种机会,为了自己,也为了手下那一大帮队员的出路。最终,邹市明的经纪公司盛力世家的老板李胜与田东搭上了线。经过中间人的牵线隔空传话,李胜的一档与邹市明的美国推广公司和澳门威尼斯人合作的拳击节目包括比赛,将于8月开战。

  一晃就是数月,今晚,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的宴会厅,“濠江拳击之夜”正在上演,这是举办了数届的“上海拳击之夜”在澳门这个“亚洲职业拳击圣地”的移植品,玩法完全一样,但中国的拳击美女再没有出现,金诗已离开了米歇尔的拳馆从上海回到宁波,而程靖则准备离开宁波拳击队。

  邹市明正在逐步靠近职业拳王宝座,据悉他的上一场职业比赛的出场费就已达到50万美元。但女子职业拳击与男子相比,呈现出极大的反差。中国最早的女子职业世界拳王是张喜燕,她也曾是田东的队员,当时风光了一阵就再也没有了下文,现在是一家拳馆的教练。后来,她的师妹也拿过世界拳王头衔,但这些女子职业拳击的头衔并不值多少钱,即使是拿到了拳王称号,她们自己也并不怎么当回事。程靖就是这么一个女子拳手,不同的是她长得挺漂亮,甚至被誉为中国第一美女拳手。

  程靖是在专业队时出去打职业拳赛的,拿到金腰带后都没有打卫冕战,因为对于她们这些专业队的“业余拳手”来说,打职业比赛只不过是为了赚点钱而已,有时为了避人耳目,她们在职业拳击比赛中连姓名也改了,因为国际拳联严格规定职业拳手不能打业余比赛,业余拳手也不能去打职业比赛。但程靖没有改名,她一共打过3次职业拳赛,2008年在四川泸州一次,韩国两次,都是用真名打的,因为目标不大,比赛也不是那么令人注目。

  与金诗在上海跟女子拳击世界传奇人物米歇尔训练,一心打职业拳击不同,程靖在一只眼睛受伤视力下降后,不敢再打职业拳赛了,她现在希望能找到一份比较好的工作,比如当个体育老师。程靖与金诗相比,拳台下的性格就文静得多,她甚至不敢也不愿上《非诚勿扰》,硬是不让师傅田东为自己报名。“我不打算上非诚勿扰这个节目,因为我不喜欢抛头露面。金诗她比较喜欢。”程靖说自己虽然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但她并不着急:“工作都没有着落呢,还哪有心思谈男朋友。我们的圈子很窄,队里虽然有男选手,但我一个也没看上眼,不想接触。浙江省的拳击男队员和我们接触后,都说我们是古董。我们在队里都不打扮,但出去玩一打扮,个个都很漂亮。”程靖对本报记者说。

  她的转型

  喜欢职业拳击的氛围

  金诗的最好成绩是2003年亚洲锦标赛第3名,国内的比赛几乎每年都是前3名,但从来没拿过冠军,再加上年纪到了28岁,留在运动队里已没有什么前途了。2013年5月的全运会女子拳击预赛没能出线,金诗就再也没有参加比赛了。2013年10月金诗退队后,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教练,一个月也就1000多元的收入。“宁波队的教练田东当过国家队教练,知道我的情况,就让我到上海跟洋教练训练职业拳击。我不想放弃拳击,想试一下职业拳击。我父母不喜欢我练职业拳击,总觉得太危险,不同意我来上海训练,他们想让我找一个工作,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女,想我留在他们身边。再说我年纪这么大了,腰还有老伤,训练一累了就痛。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职业拳击,就过来了。我很执着,我的梦想是在拳击这一行继续有好的发展。我特别喜欢职业拳击那种氛围,觉得在那种氛围里能展现自己的风采与能力。不戴头盔,看得更清楚,也更灵活。”

  金诗练了几个月的职业拳击,以前的业余拳击打法有了比较大的改变:“以前是不断游走,有点像邹市明在业余时期的打法。现在通过跟米歇尔教练训练,感觉自己的对抗意识与能力都提高了。以前我们是出击后没有跟上,连续的组合攻击拳能力差,主要是意识问题,打完就想着防守,而米歇尔的打法是多角度多方位的连续攻击,将防守寓于攻击之中,很有观赏性。”

  她们的努力

  为拳击梦为生活不停奔波

  47岁的米歇尔是英国退役职业拳击手, 5次荷兰踢拳世界冠军,2次全胜世界拳击冠军和两次K1冠军,1999年~2002年被评为“Pound for Pound”世界最优秀女拳击手。2002年米歇尔退出了女子世界最轻量级拳坛,现在在上海设有自己的拳击馆Aboro Academy震宇健身有限公司,兼任健身中心的首席教练。米歇尔说,她来中国开馆,是因为她知道中国的业余拳击非常好,有非常完善的一个系统,但中国的职业拳击却是相当薄弱。拳击是西方的运动,所以她到中国来是想把中国的拳击选手从业余到职业两大部分能够相结合,让中国的业余拳击也不断地壮大。“业余的拳击一直是在跳动,但职业拳击强调的是主动进攻和重击,两种打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想,这两者如果可以融合在一起,就可以让中国的拳手更加有发展的空间。”

  在米歇尔的拳馆,金诗一边跟米歇尔训练,一边自己也带一些主要以健身为目的的拳击学员。3月份上了4节课,金诗挣了1500元。

  金诗认为,如果两个月能有一场比赛的话,她觉得是比较合适的。如果一月一场,身体也吃不消。“目前的情况,我想干个两年再说吧。以后看我的身体情况,以及其他方面的情况再说。就算能打职业拳击,也不可能打得太久,过日子才是长久的。”金诗说。

  但是,金诗的职业拳击梦最终也落空了,原来初定的是参加5月16日在南阳的比赛,但当晚的女子比赛只有一场,是田东的另外一位女队员徐春燕上阵。然后是6月7日的比赛,最后也没了。金诗到米歇尔拳馆训练,田东是想借助米歇尔的资历,为他的队员参加国外比赛提供渠道,但米歇尔至今未能为金诗在国外安排一场职业拳赛。最近,金诗和她的几位小伙伴回到了宁波,田东认为,没有比赛,再在上海练下去,意义已不大。今年2月金诗在青岛打过一次职业拳赛,这也是她至今唯一的一次职业拳赛。金诗说,回宁波是因为田东教练说可以给她安排职业比赛,说是7月在四川有一场,但现在比赛的手续还未办齐。金诗现在在宁波一家健身房当教练,收入就要看能有多少学员了。“如果我能在专业队待下去,以后又有希望解决工作问题,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我可能也不会练职业拳击了。”金诗无奈地说。谈到《非诚勿扰》,金诗说:“到现在也没有通知我上节目,可能他们节目太火爆,还在排队吧。”

  程靖的情况与金诗有所不同,这些天她因爷爷去世回到老家,但她昨天对本报记者说,她可能不会回宁波队了,待遇太差了,她要去昆明投奔自己的好朋友,以前也曾是宁波队的女队员,至于工作,只能见机行事了。

  她俩其实条件比米歇尔当年好多了,如果知道米歇尔的故事,金诗与程靖又会是怎么想的呢?两个时代,两个世界,但女子拳击注定是一条艰难的路,她们都不容易。米歇尔一直未婚,前年还得了乳腺癌,但她像以前在拳台奋斗那样,又顽强地挺过来了。金诗与程靖,祝愿她们这些中国的女子拳击手们,也会有美好的未来。

  她的爱情

  8年爱情却只留伤痛

  金诗是去年才跟田东的,原先在陕西体院队。金诗与程靖早就认识,还是好朋友,与程靖在感情生活中的一张白纸相比,金诗有一段令人伤感的爱情回忆。“说好了要忘了他,不再想起那段往事,可难过起来心里还是像揪着一样的痛。”一直到前几天,金诗在微信上还这样自言自语。让金诗难以忘怀的恋爱谈了8年, 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因为金诗家里的灾难而告吹。

  金诗向本报记者聊起了这段伤心事:“我爸金海多年轻时是辽宁省散打冠军,后来当了一个商人的保镖,去了缅甸。回来后,父亲还是给人当保镖,母亲做出租车生意,后来椎间盘突出,就在家里待着。我去西安体院读书,父母陪着也去了西安。我爸当建筑工人,2012年的一天,他在工地下楼去取材料,因没电坐不了电梯,我爸就走楼梯下去,大楼还在建,楼梯还没建扶手,我爸踩空了,在四楼摔了下去,造成脑颅骨折。我妈一直没有工作,在家照顾我爸。”

  对金诗的打击接踵而至:“男朋友也是西安体院拳击队的,比我大一岁。我们谈了8年,原来我们打算在去年全运会结束后开始筹办婚事,双方家长也都见过面了。自从我爸出了事,他们家那边觉得不合适,我爸以后没有工作能力了,如果结婚,肯定会是一大负担。他从来没有提出分手,但关系慢慢就淡了,我也能察觉出来,一天,我们作了一次长谈,他就说,希望这阵子我们能冷静冷静,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明白咋回事啊?分手一年了,也没联系,我也再没有谈男朋友,毕竟8年了,我很难过。”金诗说田教练已帮她报名《非诚勿扰》:“上去肯定会紧张,我没上过这种节目,也不知该怎么应付。希望在那里能够找到真爱吧。”谈到男朋友的标准,金诗说:“一定要有责任心,对我好一点,对我父母好一点就行了。帅不帅没关系,但要1.8米以上的。因为我自己都1.7米了。至于职业和收入的要求,有稳定的工作就行,月收入有个5000元左右就可以了。父亲生活基本上可以自理,但不能工作了,父亲为了我太劳累,还摔伤了。我希望父母将来能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