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游戏网站
王全安专访:对死的认可即是对生的赞美(图)

王全安专访:对死的认可即是对生的赞美(图)

王全安专访:对死的认可即是对生的赞美(图)

王全安 br>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娱乐图片

  新浪娱乐讯 9月17日下午,从蒙特利尔载誉归来的电影《纺织姑娘》在京举行新浪官网启动仪式,导演王全安出席了活动。该片讲述了女主人公在即将面对死亡之际,对人生的反省及对命运的探索,并最终因为爱而获得救赎。这是王全安首次在影片里探讨生死的话题,他表示影片表达的对死的认可其实即是对生的赞美,并认为人应该偶尔从常态中抽离出来清醒面对自己的生活。

  题材:普通人的生活有大量故事

  首先是我对女性题材比较偏爱,第一次到纺织厂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样的环境里蕴藏着大量可以书写的故事,这些女工在这样的环境里,肯定为生活的承担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从我个人感觉来说,我还是对普通人对生活付出的努力有一种特别的感动,我感到有特别真实的东西在里面。

  我开始对拍摄的对象有感情是从第二部影片《惊蛰》开始,我产生了一次变化,由冷静旁观甚至怀疑拍摄对象,进而到认同拍摄对象,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我之前可能会怀疑他们的生活方式、人生环境是不是有问题,我后来发现,我跟他们也差不多,大家其实没什么不同,都是生存。因为我认可了他们的生活状态,并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所以拍得虽然是他们,其实跟我自己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会想把他们的生活拍成电影,甚至把他们人生的故事拿出来说。

   生死:直面死亡才会珍惜目前

  这个电影包含的背景和人都是马上要消失的东西,首先这个背景就是体制的急剧改变;另外是关于个人的,死亡要来了,能给你一种机会,让你提前面对平时不会面对的问题。你平时可能不会思考,为什么我现在要这样生活,当你突然要面对死亡了,可能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情,比如说哪是按我期望的那样,哪已经是面目全非了。这个主人翁的状态就是,她一直认为她活在一个她不希望的状态,于是她往回找,找到她认为对的时候,对的恋人,找到后反过来看现在的生活,发现也不是一无是处,也是有所获得的。

  当一切正常的时候,你很容易处在一个混沌的状态,你不认为什么会结束,你以为生活是无穷无尽的,但其实不是,结束可能一下子就到来。例如我们说北京人可能从来不会去天安门,但很多外地人反而去过,人很容易无视你身边的东西,轻视这个东西。

  东西方:两种智慧各有所长

  我想说的就是,即使是最普通的人,内心都有很丰富的一面,一个女工也一样。这就像密码一样,一个人形成某种个性、状态、脾气,其实有一些很深的内部原因的。这个角色就是这样,看起来平时是爱抱怨的普通女工,但形成这样的个性其实有很深的原因,例如最初的恋爱突然中断了,她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后,成为了她一生的问题,她潜意识里让孩子学弹琴,如果找到密码的话,会发现这里面其实都有对过去那个男的思念;那个男的女儿也爱好唱歌,这是因为他们以前在厂里合唱队的时候,那个男的是手风琴伴奏,她是唱歌的,这就是生活的暗流。所以在蒙特利尔的时候,西方人也在谈这种东方的爱情,他们还挺欣赏。我个人也觉得,这种感情的量是那么饱满,这跟一个完全自由、开放的文化气氛里得到的东西不太一样,但这种东西挺有分量的。

  西方的自由开放虽然是全世界应该学习的地方,但现在来看也遭遇了很多问题,这也是东方的一种机会。其实两种智慧是各有所长,之前,中国由于太弱了,对自己的智慧没有信心,现在慢慢发现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说哪个更正确,哪个更有优点,我只是指哪个东西对我们更舒服,我们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结局:对死的认可即是对生的赞美

  死亡的归宿是每个人要面对的最大问题,而且在中国目前普遍没有宗教信仰的情况下,没有人来告诉你要怎样来面对死亡这个经验,所以中国人在这方面是比较受苦的。但是从我个人来讲,拍这样一个电影,就像要面对这个东西。这也让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东西不会再难住你了,生命本身的存在,不会像原来那么绝望,死亡只是必须完成的一个历程。

  我主要想说的是,我们自责的时间太久了,我们的文化包裹在一直以来的自我检讨中,以自我检讨为深刻,这与我们这一百年的不自信有关系,但这一百年的变化,和对西方的学习中,很多东西已经变了。我个人觉得,艺术虽然有检讨的功能,但更大的价值是对美感的创造。我很庆幸我们已经走过阴霾的阶段,你可以表达你的,未必是我要的,但只要你觉得快乐。所以现在对中国导演来说是很大的机会,你可以创造一些精彩的东西让世界惊讶一下,这可能才是艺术的本质,艺术的本质是表达美嘛。所以,我是希望,死亡这种最大的悲哀,当它不能困扰你的时候,就是你对生的认可,一种赞美。覃覃/文 陈莹莹/图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ent.sina.com.cn/m/c/2009-09-18/03542703290.shtml